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母亲我想你了

2019-03-10 17:57 作者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我的家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山村,我是山里的小嫚。我们家有四口人,父亲、母亲、哥哥和我。

今天我想写一写我的母亲。

母亲这一生辛劳,从未清闲过。年轻时吃过很多苦。

她生存的那个年代,女孩大都没读过书。母亲也是,只上过两天夜校,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和阿拉伯数字。

母亲生完哥哥之后,身体不好,后来就不能生育了。
那时候是吃大锅饭,生产队按人口分地分粮食。

我们家只有三口人,在那个贫穷的年代,这样的三口之家,很吃亏。别人家的孩子多,分的也多。我们家人口少,分的也少,勉强填饱肚子。

母亲很羡慕别人家有那么多孩子的家庭,她本就稀罕孩子,做梦都想有个女儿。于是,便在她42岁那年收养了我。

母亲对我,如掌上明珠,比亲生还亲。

没有母乳,现在为人母亲的我,不知道母亲是怎样一口一口用奶粉把我喂大。又是怎样度过一个个我啼哭的夜晚,怎样把我哄睡。

写到这里,眼睛湿润,鼻子发酸。

那年冬天,我上小学。冬天家里没有取暖的炉子,每次放学回家,小手冻得通红,母亲二话不说,一下把我两只小手揣到怀里。

贴到她暖暖的肚皮,好温暖好舒服。

小时候嘴馋,家里不是天天有荤腥。记忆中,母亲用老槐树枝做的弹弓,小麻雀就成了母亲给我解馋的美味。

母亲把小麻雀埋到通红的碳火里,不一会就闻见那诱人的肉香,把小麻雀褪去皮毛,啃去骨头,用嘴把肉吐到我嘴里,我在旁边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母亲的嘴,馋的流哈喇子。

上初中的时候,学校离家远,每个周只回一次家。每个周天的下午,母亲都给我准备好这一周的干粮,煎饼和咸菜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大概在上初二的时候,有一年我得了严重的支气管炎,需要到隔壁村庄打点滴。

母亲用自行车载着我,那时候母亲已经五十多岁。
病了有半个月的时间,母亲先送我去医院挂四瓶吊瓶,再送我去学校。在去学校的这段路上会经过一个大上陡坡,母亲骑自行车上那个陡坡的时候,每次都会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。我心疼母亲,想下来自己走,母亲执意不让,担心我的身体。

就这样来来回回,母亲载我半月的时间,我病好了,顺利参加了期末考试。她人却瘦了一圈

上高中的时候,离家几十里地,为了节约路费,我大约要一个月才回一次家。

转倒换乘两次车才能到家,从家去往县城的汽车只有一趟,很早,天还没亮就要起床等车。

母亲要比我起早一个小时,给我做饭。葱花烹锅,再窝一个鸡蛋,我最爱吃母亲做的荷包鸡蛋面。上高中的这两年,月月如此,母亲的面陪伴我整个高中。

吃完面,母亲帮我提着行李,一步一步送我去西河边等车。车来了,天还没亮,东边一抹朝霞刚露。
母亲跟我招手,直到完全看不见我,才回。

收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,母亲高兴的合不拢嘴。
我们那一届,在村里大学生还不多,谁家有个大学生,村委会给500元的赞助。

母亲很高兴,那一晚家里来了很多人,母亲做了一大桌子菜,忙里忙外......

父亲送我去大学报到的时候,才知道原先准备的4800元学费不够,我报的是设计专业,属于艺术类,学费要高出很多。

同行报到的同学一共有三个人,家庭都不是很富裕,听说学费8500之后,都没有报到,又反回了家。

回家以后,我觉得很没面子。当时轰轰烈烈的考上大学,全村人都知道了,如今灰头土脸的又回来了。

心情很低落,一个人关在屋子里,不声不响,也不爱吃饭。
母亲很着急。

那一日,一大早我跟随父亲和哥哥去地里收玉米,母亲却不见了踪影。我问父亲和哥哥,母亲去哪里了,他们也都不知道。

突然看到母亲从东边一边气喘吁吁,一边朝我招手,兴奋的喊我:“别掰了,快回家收拾收拾,去上学吧!”

原来,母亲一夜未睡,去娘家帮我借钱凑学费了。

2003年的时候,我还差一年就大学毕业了,可是母亲却突然病倒了。

母亲在喂猪的时候,忽然发现自己的左侧腿和胳膊不听使唤了,最初,她以为自己只是太累了。

当我和嫂子把她送到村里卫生室的时候,医生怀疑是脑血栓导致的半身不遂。

一向健壮的母亲,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生病。

家里条件有限,后来辗转又带母亲去了隔壁的(据当时他们说医术很好的医生)。

我后来在想,如果当时我们带母亲去好一些的大医院,或许母亲能恢复的好一些。

母亲在后期病稍微好一些的时候,就开始坚持自己下地锻炼。

当时表姐家有一个磨,就是那种以前村里家家户户都有的那种石磨,扶着石磨,母亲每天坚持练习走路,伸展。

她很想再恢复到以前的那种风风火火的状态。

母亲有一个心愿,就是一直羡慕别人的三轮车。想着自己骑着三轮车拉粮食,去菜园收菜,去集上卖......

可等我毕业能工作赚钱给母亲买一辆三轮车的时候,母亲已经不能骑了。

我结婚的时候,母亲没去,她说一是太远(婆家离我们家有500多里地),二是自己一瘸一拐的,去了给我丢脸。

我劝说,生病有什么丢脸的,谁年纪大了,还能不生病,母亲最终也没去。

我生大宝的时候,是婆婆和老公在医院陪我。母亲的身体这样,是去不了的。她因为这些,很内疚,她觉得别人结婚生孩子,都有自己的妈妈陪着。

今年生二宝的时候,我想正好休产假,把母亲接到城里来住些日子。母亲说好,后来又说不方便,还是不来了,怪麻烦,也帮不上忙。

我极力劝说,母亲没用我们接送,自己做公共汽车来了。只住了5日,便又做客车匆匆回了。
走的那日因为赶车,早饭也没顾上吃。

如今,我已三十好几,母亲年纪也越来越大,我有时困惑,母亲那年养我这个女儿做何呢?
什么时候能真正有能力,把母亲接来,让她享几天清福呢?

那日,给家里打电话,我跟母亲说,你们把牛卖了,来城里吧。母亲笑说:“去城里干什么?牵着牛去城里没地方放呀?我们什么都不能干,去了净给你添麻烦。”

电话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是弥补不了的遗憾,我不想这样。

但我现在的生活状态,把母亲接来,也的确照顾不好她。

这些年,我和老公都很努力。
我们努力工作,努力赚钱,努力的在这个原本陌生的城市打拼。

看见,我们这些年的努力,母亲很欣慰。每次回家,母亲开心的张罗着,见人就炫耀:“嗯,我闺女和女婿都来了,开车回来的!”

养儿防老,是母亲那一代人的育儿思想。但母亲现在已然快80岁了,我们做儿女的又为她做过什么呢?

或许她并不期待我们能把她接到城里来,她说住楼不习惯,憋得慌。但我心里知道,人老了就跟小孩子一样,都喜欢热闹的地方。

我现在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深深体会到母亲的不易,更别提她没用母乳,用奶粉把我一口一口喂大。我内心的声音是,她的艰辛,我一定要好好报答。

只是,有了二宝以后,时间对我来说更有限。孩子会慢慢长大,但母亲的年纪和身体,我深知陪伴她老人家的日子过一天会少一天。

夜静人深的时候,我经常问自己,如果没有了母亲,我努力给谁看,我优秀给谁看?
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消逝着。
“等过些天,天气暖和些,我们带二宝多回去看看大大和娘吧”我跟老公说。
老公说:“嗯!咱周末就回去!”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7 www.qheq.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