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有多少成长的创伤,让我陪你一起走

2019-03-14 16:50 作者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我认识一个朋友Z,是个暖男,对老婆体贴入微到爆。

据说从他跟老婆结婚后,老婆早起的牙膏、晚上的洗脚水都是他给备好。

有一天清晨孩子发烧,夫妻俩匆忙洗漱完把孩子送到医院输液,等安顿下来时,他对老婆说:“你今天还没刷牙呢!”他老婆纳闷道:“你咋知道呢?”他笑笑说:“因为我今早没给你挤牙膏啊!”

这个事情让我羡慕了许多年,至今还会当韩剧样,讲给周围的女友们听。

可是就是这么一个超级暖男,却在一次个人成长沙龙中说,他的儿时回忆充满了辛酸、委屈与无助,他也曾有过千疮百孔的人格缺陷。

他说幸亏后来遇到他善良温柔的妻子小雅,用爱与智慧,一点点把他唤醒,将他从自卑、冷漠甚至有点暴力的性格面里救赎出来。

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Z,可以说就是个脱胎换骨的存在。

1、那些踮脚比个儿、不堪回首的青春期

Z个子不高,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。放在西晋,也肯定是个被女粉们街头扔花掷水果的潘安。

然而这个潘安却总是忽略他的出色五官,去把所有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高上。

尤其在那个不堪回首的青春期,在那个个惜时如金、发奋图强的整个高中三年,他一直在做一件事。那就是跟校园里所有高个子同学比身高。

他说那个时候,他就像着了魔一样,一下课就紧跟在比他高的同学身后,拼命踮起脚尖,期望能撵上人家的个子。

当然这样的比较只会令他更沮丧,后果就是等到上课时他更焦虑,老师讲的内容全成了浮云。

而且时间长了,同学们都发现了他这种怪异的行为,纷纷以异样的眼光对他指手划脚,有几个顽劣的学生竟然学着他的样子在校园里爆笑,引得他抱起书包掉头就跑。

如此一来,当初曾因竞赛成绩优异,而被保送上重点高中的Z,只能选择复习一年。最后考上了一所本省211大学。

然而Z很落寞:“如果那个时候家里能有人正确疏导我,我肯定能考上北大或清华!”

记得心理学老师讲过:如果一个人一直非常忙碌和焦虑,在潜意识里,他其实是想忙给一个人看。他是刻意想向那个人,证明一些什么。

那么Z一直在跟别人比个子,是不是潜意识里,他也一直想证明给谁看一些东西呢?

“给我爸!”Z脱口而出。

“那个时候,他不仅把我踮脚的行为当成笑料讲给别人听,还成天在别人面前说‘我们家老幺长不高呀,总是一小矮坨儿!’

当时我听了,总是臊得满脸通红。后来,我就总想证明我比别人高,想早点听到我爸对别人说,我长高了!”

有多少人曾有过这样难言的青春期,为了这样那样的无法启齿的小事,让它在我们的记忆里发酵,最后酿成一辈子的伤。

2、父母永远给不出他们没有的东西

Z说,比起比身高这件事,童年时期父母对他的冷漠和忽视,才是对他更大的伤害。

他说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。他是母亲临做结扎手术时才发现的,于是给医生塞了点礼,偷偷将他生了下来。

于是,他的父母总认为他是“草丛里捡起的一颗小葫芦”,“顺便”得来的。因此抚育他的过程中充满了漠视和忽略。

他说他的哥哥常年里里外外都穿得很光鲜,可他直到上初中了,还没有一条秋裤穿。冬天里和同学在宿舍睡通铺,他都不敢脱外裤。因为他里面也穿得是几条捡他哥剩下的宽大的旧裤子,一层套着一层。他向母亲要秋裤,他母亲一顿呵斥:“家里哪有钱再给你买啊?又冻不着你!”

他说他读小学时,学校离家十来里地。有天中午放学滂沱大雨,回不去。家长们一个个打着伞给自己家孩子送饭,可是凭他盼长了脖子,他的父母始终没来。Z说他至今都忘不了,他在满教室的饭菜香味中泪眼模糊的伤心。

他说更有荒诞的是,有年下大雪天色昏暗,且到处白茫茫见不着路。他晚上放学回来掉到一个雪窟窿里,急得哇哇大哭。然而也不见家长去寻找。终于,一个邻村路过的好心人把他拉上来,接他到家中把衣服烤干,并给他吃了热饭。最后,好心人打着火把把他送回了家,他的家人竟然全部都睡了,说以为他去姥姥家玩了!

Z说了很多桩,件件听来都让朋友们为之心酸。

所以Z封闭了自己的心,始终拒绝跟任何人走近。他对社会充满了挑剔和质疑,他用裹了刺的言辞和行为来掩饰内心深处那无处可藏的自卑。

因此他的人际关系很糟糕,频频跳槽。感情生活也极不顺,相处了两个女友,都因他的粗心和漠然而分手。他游走在自己的世界里,几乎从未被父母肯定和重视过的他,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。

直到他遇上了小雅,在万千的人海中,她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灵魂。

她在Z看似木讷、不带表情的脸上,看到了他内心深处那个善良、正直、聪明但孤独的小孩,还有那种压抑了多年的愤懑。

小雅对Z说:“你要原谅他们,因为父母永远无法给予你他们没有的东西。”

3、冷漠不是你的错

小雅一言,犹如醍醐灌顶,使得三十多年来一直陷入苦闷的Z豁然开朗。

是的,他的父母生活在那样的时代。贫困的条件,辛勤的劳作,一群孩子的抚育等等,早就榨干了他们多余的精力。哪还有剩余的关爱再来给他这个并不需精细照看的男孩子呢?

何况Z的父亲是孤儿,母亲也是自小失怙。他们都未曾得到过几分来自上一辈的温情,又何能向Z流出慈爱的温泉呢?

至于Z的大哥,只因是长子,引起父母的重视一些罢了。提起往事,大哥的抱怨并不比Z少一分。

小雅说:“亲爱的,冷漠不是你的错,你也要原谅你自己。如同你的父母一样,你无法给予别人你没有的东西。因此你也曾不知道怎么去爱人。但是现在你有我了呀,我可以给你。你也可以放胆去这个世界翱翔了!”

蜕变之路并非简而易行。但缘份是件很奇妙的东西,数度磨合,小雅终于点石成金,让Z那曾经难见一笑的面孔明朗了起来,并慢慢学会体贴。直到现在,他甚至连挤牙膏、端洗脚水这样的事情都轻车熟路了。

面对朋友们的掌声,Z又露出那潘安似的幸福笑容:“很多人都像我过去一样,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我们的原生家庭。但是如果有人能够帮你直面这份伤痛和缺失,它就会变成你成长的力量。你会拥有一个全新的充满了爱的世界!”

愿我们所有经历过成长创伤的朋友们,都能够有幸蜕变;让我们将那份阻碍变成动力,重新获得幸福美满的人生!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7 www.qheq.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