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雨的洗礼

2019-03-20 15:44 作者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      窗外又传来淅淅沥沥的落雨声,记忆里关于下雨的几个画面,又随之清晰……

      第一次关于雨的记忆,是在姥姥家。小时候最幸福的事,莫过于去姥姥家。平时一听说我来了,找我玩耍的小伙伴们很多。下雨天不能出去玩时,姥姥就会抱着我,在窗户前看人来人往。

      姥姥家的窗户是东西向的,能看到笔直的大马路。雨滴大颗大颗顺着屋檐缓缓流下,大大的雨滴落在地上,滴滴答答,铿锵有力。姥姥抱着我,数着屋檐下的泡泡,一个、二个,三个……,雨滴汇成了一条小河。过往行人打着五颜六色的伞,不停在小河上穿梭。水花漂亮极了。等雨小了,就迫不及待的和小伙伴们去踩水,打水仗,那是欢快童年的最真实写照。

      第二次关于雨的记忆,是从姥姥家回来的途中。突然天降大雨,妈妈说要不去马路边不知是谁搭起的小屋避一避雨,等雨停了再走。我偏不,于是娘俩硬是冒雨回了家。回到家后,我记得一边换衣服,一边哭。好像那是第一次懂得了对姥姥的不舍留恋。至于当时为什么不去避雨,是因为我在小屋旁看见了几个陌生的人影。那也是不到八岁的我第一次对安全感和自我保护的认知。

      第三次关于雨的记忆,是高考填完志愿的那个午后。我和妈妈在车站等车时,突然下起了大雨。妈妈告诉我说,其实你外公和外婆已经相继离开了,怕你考试分心,现在才告诉你。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想起来依然泪流满目。那天我们又没带伞。读书的缘故,我和他们经常一年见一次或几年见一次。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头脑发蒙,觉得是不是真的?经常不见面,好像他们还在自己家,怎么可能不在?我当时不知道什么感觉,只记得妈妈说,你姥姥姥爷白疼你了。现在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,以至于那后来成了我多年的心结。

      上大学时,在外地工作时,不是梦到姥姥姥爷其实还在,就是我在梦里诉说着对他们的思念。后来回到家乡后,清明跟着父母去给扫墓。在姥姥姥爷的墓地前,感觉那儿暖洋洋的,我没有放声哭,却觉得他们原谅了我的不孝,只是我永远也回不到了有他们在的第二故乡……

      第四次关于雨的记忆,是在大学。那次是从别的学校考完试,回来的途中。学校建在山顶,下了车以后决定走小路上山。不知道是当时是对考不考得过的担心,还是一种久违的压力释放,记得爬山的整个过程很爽。

        爬到一半时,忽然发现有人跟着我在一起爬。于是我等了她,我们一起爬到了山顶。路过水洼时,我还把鞋放进去洗掉了泥水。到山顶后,我们彼此哈哈大笑,没留名字,却给彼此都留下了难忘的印象。那是我关于人生逆境的最佳解决方法。

      窗外起了风,对于生老病死,顺境逆境这些事,有时候很难释怀。甚至面对这些时,别人都没办法提供给你解决办法。

      无数个雨天,我问过自己,遇到问题不逃避,正面应对,才是最佳解决方法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7 www.qheq.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