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鼎盛国际

2019-04-08 14:49 作者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鼎盛国际画师和女孩爱得情意绵绵,画师穷其技艺为女孩画了一幅肖像画,女孩恬淡而又脉脉含情的微笑让画师疯狂。

可是,几天后,女孩和那副画从画师的视线中消失了,一起消失的还有他同门的一个画师。

画师放弃了一举成名的机会,去找寻女孩的下落,但女孩像在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,没了踪影。画师病了,世间没有一种药可以减轻他的病痛,他死了……

“醒醒,到站了。”林丹被售票员烦躁的喊声惊醒了,他睁开眼,发现公交车上只剩下他一个乘客了,售票员正拿白眼瞅他。

心中掠过一丝酸楚,他下了公交车,这是怎么啦?一个相同的梦境困扰了他好几天了。自从相爱三年的女友离开他以后,也或许是他从古玩一条街捡漏买回那幅古画以后,林丹说不清梦境的诱因是什么,因为买那幅古画和女友离开是同一天。

他的精神有些恍惚,直到推开门时,才发现,房门竟然是开着的,难道是薛雨回来了?他心中一阵窃喜,这个房门除了他,也只有薛雨能打开,“薛雨,是你吗?”他轻声问道。

屋里没有回声。唉!他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她不会回来的。薛雨是因为他倾其所有买了那幅古画,而愤然离开的。据别人说,她跟着一个文物鉴定专家走了。是啊,和一个文物鉴定专家在一起,总比和他这样毫无名气的画匠在一起要强之百倍。

可能是自己出去时,忘记关门了。他进了屋,想到洗手间洗洗脸,让自己混沌的大脑清醒一些。他刚走出几步,就觉得后脖颈闪过一丝凉气,随后,身后传来重物倒地和人闷哼的声音。

他下意识地转过身,竟看见一个人从地板上爬起来,捂着嘴夺门而出。鼎盛国际林丹在原地傻愣了半晌,才回过神来,并不是薛雨回来了,而是有盗贼进入。由于心不在焉,他没注意到躲在门后的盗贼。盗贼想对他下手时,却不知为什么滑到在地,匕首失手掉在地上,盗贼的嘴磕在地板上,地板上的匕首和两截带血的门齿能告诉林丹这些。

可是,地板是防滑的,盗贼怎么会滑到在地呢?林丹的目光落在门边,一卷画轴躺在那里。林丹赶忙矮身把画轴拿起来,抱在怀里,轻轻地用手擦去画轴上的脚印。他明白了,盗贼是踩到画轴上才身体失去平衡的,是这幅古画救了他一命。

这幅古画明明挂在卧室的墙上,怎么会卷成画轴出现在客厅里的呢?难道盗贼想盗窃的就是这幅古画?他的屋里除了这幅古画,其余的都显得很寒酸。

这幅画花去了他所有的积蓄,就连与薛雨准备结婚的钱都花掉了。

林丹是一个美术系毕业的大学生,只可惜,没有名师的推荐,他没名气,他的画买不了几个钱。他想到古玩一条街去找寻创作的灵感,其实从他的骨子里就有偏爱临摹古画的爱好,是遗传吗?他说不清。

在一个冷冷清清的店铺里,他看到了这幅人物肖像画,是清代时期的美女画像,纸质虽发黄,可女子脸部的色彩却温润如新,一双恬淡的眼睛脉脉含情地看着林丹。

林丹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,不仅是画中的女孩和薛雨有几分相像,更是因为他看到画中的女孩有一种落泪的感觉。他近乎痴狂地想把古画买到手。

林丹正要用低廉的价格买到这幅古画时,另一个也一直盯着古画看的人,加入到竞买的行列。

林丹还无法确定,这幅古画是不是真迹,那个想买古画的人是不是托,就毫不顾忌地往上抬高价格,最后,他穷其所有,才让那个竞争者败下阵来。

薛雨接到林丹的电话,拿着钱赶到古玩市场,她坚决反对用这么多钱买一幅可能是赝品的古画。林丹第一次倔强地与薛雨争得面红耳赤。薛雨把钱摔在地上,留下一句话“我们完了”,愤然跑出古玩店。

年老的店主看着一叠叠的钱,额头深深的皱纹舒展开了,这可能是他从开店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,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把这幅画卖出去了,也许是出于卖了这么钱,很激动,他把肺腑的话对林丹说了。

这幅画是一个盗墓贼卖到他店里的,只用了一千元,盗墓贼就爽快地把古画给他了,他一直怀疑这是一件赝品,但时隔不久,刚才那位和林丹竞价的人频繁地来到他的店里。他知道这个人是冲着这幅古画来的,可就是不谈价格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

顾客不开口,他绝对不能赶着来,他曾经打听过这个人的来历,很多古玩店的老板都认识这个人,都说他是一个文物鉴定专家。既然这个文物鉴定专家一直盯着这幅古画看,说明这幅古画来头一定不小。

可几天后,古玩店的老板就抻不住劲了,因为每到晚上,他总听到一个女子嘤嘤的哭声,而且就在他的店里。他转了两晚,门锁得好好的,不会有人进来,那哭声是哪里来的?后来,他发现,这幅古画上出现了一圈圈的水印,女子脸部那一块湿湿的。连续几晚过后,他害怕了,每晚的哭声搅得他无法入睡,而且只要他不起来,那哭声就不停止,他这才明白,盗墓贼为什么那么爽快地卖给他,这是一幅诡画。

林丹用毛刷刷了很久,才将古画背面上的脚印擦去,鼎盛国际他重新把古画展开,挂到卧室的墙上。林丹坐在床边注视着画中女子,女子也注视着他,看着,看着,那双明眸好像动了起来,向林丹传达着柔情蜜意。林丹的脸红了,心跳在加速,他不好意思地把目光从古画上移开。

他身体晃动了一下,醒了,原来他刚才竟坐在床边睡着了。他这些天总是这样,无缘无故地困倦,有时竟在公交车睡着。

他曾相信那个古玩店的老板的话,在晚上很注意,是不是真的能听到古画中女子的哭声,古画上是不是真的有泪痕。

可他没听到哭声,也没看到古画有什么异样,他总是过早地困倦,而且睡得一塌糊涂,他喜欢那深深地梦境,除了重复那个古代画师的事,就是与薛雨在梦中的耳语厮磨,他一直怀疑那是真实的,可是一早醒来时,床上只有他自己。

林丹抬起头看了看古画,女子在静静地注视着他,脸上的绯红仿佛写着羞涩。他不自觉地笑了笑,自己太敏感了,也许从事艺术工作的人都是这样。他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,去重温旧梦。

清早醒来,林丹担心盗贼真的是冲着古画来的。把用昂贵的代价换来的古画放在家里已不保险了,他每天把古画放在画筒里,背负在身上,往来于住所和在画展中心租用的画室之间。

一连几天,他重复着这样的路程。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无论是公交车上还是在大街上,人们总是用异样的目光盯着他,而且是议论纷纷。他曾不止一次地看着自己的身体,并没有让别人品头论足的地方。是自己敏感了,他心里想。

一天,他爬到三楼的时候,邻居王阿姨正从屋里出来,拦住了林丹,“你的女朋友怎么啦?你每天背着他上下班不辛苦吗?我在家也没事,如果你的女友不嫌弃我年龄大了,你可以把她留在家里,我来照顾她。”

林丹茫然看了看王阿姨,一定是王阿姨老眼昏花了,薛雨身体很好,根本不需要他背着,况且,他现在已经没有背负薛雨的权利了,“王姨,我和薛雨分手了,她已经不需要我了。”说着,林丹眼圈红了。

林丹爬上四楼的时候,听到王阿姨在身后叹了一口气,小声嘟囔着,“林丹是个好孩子呀,要是我老伴活着,不用每天背着我,我都高兴。”

这天,林丹画到很晚才走出画室,他意外地发现,薛雨从画展中心走出来。

“薛雨。”他喊了一声。

薛雨站住了,过了一会儿,才转过身,脸上满是哀怨。

“我们还可以吗?我买这幅古画,也是因为她太像你了……”林丹喃喃地说。

“你说我们还可以吗?你脚踏两只船,我真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人!”薛雨冷冷地说。

“我没有,你一定搞错了……”林丹疑惑地看着薛雨。

“搞错了,”薛雨的眼里溢满了泪水,“你买画的第三天,我发现你给我的房门钥匙丢了,我想去告诉你,却在你的房间里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声,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?”说完,她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林丹怔怔看着薛雨的背影远去,他转回头看了看背上的画筒,薛雨在他的房间里听到了女孩的哭声,古玩店老板的话在他耳边回荡,“我晚上总听到一个女子嘤嘤的哭声。”

这幅古画真的有古怪吗?可是,他怎么从来没听到过哭声?

林丹没坐公交车,他要徒步走走,近来发生的事太多了,他想静一静,公交车上的拥挤和人们异样的目光会让他更加心烦意乱。

前面是一条胡同,是徒步走最近的必行之路。林丹闷头走着,这里没了车水马龙,没了红男绿女,世上的繁杂都被窄窄的胡同隔开了。

嚓嚓……他听到了身后传来微微的脚步声,林丹回过身,没有人影,是他听错了。他转身继续往前走,嚓嚓……脚步声继续在身后响起,而且很急,没等回过身,脚步声已到了身后,他感觉身体一紧,不好!有人在抢他背后的古画。

他抓住背带拼命往前挣了一下,他想保护好古画,可背带断开了,后面的人也没抓紧,画筒脱手飞了出去,掉在地上。

林丹发疯似的朝那人冲去,那人来不及顾及古画,手中的匕首,当胸朝林丹刺来,林丹猝不及防,差强训练的他已无法躲开,眼见匕首就要刺到胸前时,匕首却停住了。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人扑到了林丹的身上,替林丹挡住了致命的一击。

抢画的人没再搭理他们,捡起地上的画筒,消失在夜色里。

救了林丹一命的人瘫软在林丹的怀里,林丹急忙拖住那人的身体,“你没事吧?”那人没反应,林丹抱住那人后背的手上流过一些湿湿的东西,是血液,这是林丹的第一感觉。

他拦腰把那人抱了起来,住户里昏暗的灯光照在那人脸,怎么这么像薛雨?只是装束不同。他已来不及多想了,抱着女孩向前跑去,他知道附近有一个诊所。

“救救她!救救她!”林丹气喘吁吁地跑进诊所,大声喊着。

“救救谁?”两个值班的护士惊异看着林丹。

“她被匕首刺中了后背,流了很多血,求求你们啦……”林丹苦求着,他却又停住了,惊诧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臂上,他的怀里没有女孩,只有那轴画卷。

“她明明……”林丹和护士惊异的目光对视了一会儿,才回转身,木然地走出诊所。他一路找了回去,直到胡同口,都没找到那个女孩,难道自己刚才又做梦了?可画筒哪里去了?

他拿起画轴审视着,画轴湿了一片,没有血色。也许是被自己手臂上的汗液打湿的,他想。

他回到家,把古画展开,挂在墙上。古画除了那一片水渍外,并没损坏,可女子脸上的粉色消失了,变得有些苍白,目光也好像暗淡了许多,恬淡的笑意还在。

林丹怔怔地对着古画发愣很久,才在不知不觉中睡去。

早起,林丹重新买了一个画筒,把古画背在身上,他更加确信,是有人在打这幅古画的主意。

他来到画展中心,看到大厅里人头攒动。问过别人,他才知道,是画展中心来了一个文物鉴定专家。专家为人们免费鉴定藏品,还愿意以较高的价格购买一些有价值的赝品,一些证书和头衔都证明他是一个可以让人放心的文物鉴定专家。

很多人在排队等候,有的拿着古瓷器,有的拿着画轴,都想从文物鉴定专家嘴里得到肯定的回答。

林丹禁不住拖了拖身后的画筒,他不知该不该去鉴定一下。

“怎么啦?对自己的藏品没信心?”文物鉴定专家的桌子正摆在林丹的画室旁边,林丹走到门前时,文物鉴定专家回头对他说。

“不,我只是……”他不知说什么好。

“来吧,让大伙都见识一下你的藏品。”专家冲着他咧嘴笑了笑。

林丹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到了桌子旁,把古画从画筒里抽出来。

文物鉴定专家展开古画,上下左右看了半天,抬起头,墨镜后面的眼睛看着林丹说:“你这幅画做得很精美,只可惜,他是一个赝品,你搞绘画的,可能也懂一些古画鉴定的知识,你这幅画画的人物是清代的,也就是说作品最早出于清代,印章上写的画作本人叫吴丹,可是,在清代较为出名的画师中,并没有一个叫吴丹的,从皴法来看,也不是清代的,这应该是现代人仿造的,经过仿古处理的赝品。”

林丹震惊了,花了所有的钱,用失去女友的代价换来的古画竟然是一件赝品,“真的吗?”他无力地问。

“这一点,我可以肯定,”专家笑了笑,“但,如果你相信我,我可以花两千元买下这幅赝品,因为在我收藏一些赝品,少一幅这样的古代美女图。”

林丹在犹豫,本还不想把古画出手,鼎盛国际他抬眼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薛雨,薛雨正用哀怨的眼神看着他。所有的一切都是从他买到这幅古画后发生变化的,薛雨离他而去,古怪的梦境反复出现,精神恍惚,几乎致命的袭击,古画给他带来了太多的厄运。

林丹朝文物鉴定专家点点头,画筒都没拿,拿起专家递过的两千元钱,离开了画展中心,他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,他无法面对薛雨哀怨的眼神,他也怕自己会突然改变主意,再想起这幅古画。

林丹感觉像失去了整个世界,浑浑噩噩地在家度过了一天。晚上,他怔怔地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,无法入眠,直到快临近清晨时,他才闭上了眼睛,他做了一个梦,或者说是前几天那个梦境的延续。

那个同门的画师一直嫉妒着画师所即将获得的一切,成名后的荣誉,大家闺秀的垂青,他要夺得这一切,只要让女孩消失,画师就会丧失所有的创作灵感,因为女孩是画师的精神支柱。

同门画师劫走了女孩,还有那幅倾注了画师所有情感的肖像画,他强迫女孩嫁给他,女孩执意不从,还要去告发他。同门画师只得杀人灭口,把女孩和肖像画埋在一起。

后来一个盗墓贼,盗取了这幅古画,女子的魂魄寄存在这幅古画上,重新来到尘世,要找她所倾心的画师再续前缘,要找那个杀害她的画师报仇。

清晨,林丹从梦中惊醒,疯似地跑了出去,他要找回那幅古画,他终于醒悟了,他的前生就是吴丹。而那个文物鉴定专家有两颗残缺不全的门齿。

画展中心门前还是挤了很多人,他们不是来鉴定藏品的,而是来索要被骗去的藏品的,他们被告知,那个文物鉴定专家是骗子,骗去了几个人的珍藏,其中就有林丹的古画。据在场的人说,是一个叫薛雨的女孩报的案。

林丹魂不守舍地跟着警察赶到文物鉴定专家藏身地方的时候,发现古画已变得残缺不全。整张画紧紧贴在专家的脸上,文物鉴定专家是被活活闷死的,他的手里还攥着一些古画的残片。

林丹流着泪把古画的残片收集起来,带回家,人们两天没看到他出门。

两天后,是薛雨敲开了林丹的门,“我在那个假文物鉴定专家身上找到了房门钥匙,才明白他接近我就是为了得到那幅古画,我也相信你没有脚踏两只船,我们还可以吗?”她看着一脸憔悴的林丹。

林丹裂开干裂的嘴笑了,展开经过细心修复的古画,古画上的女子粉色的脸向薛雨露出笑容……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7 www.qheq.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