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利澳国际

2019-04-11 21:33 作者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早春时节,金黄耀眼的腊梅和迎春花凋谢后,闪亮登场的便是玉兰。

玉兰又名辛夷、木笔,它的花苞底端膨大、顶部尖锐,形似一支毛笔的秀毫,饱蘸生机,挺立枝头,不惧严寒,在冬日纯净的天幕上,直抒诗意。

如果是晴好的天气,在湛蓝天空衬托下,抬头看那玉兰树的枝桠,枝柯虬劲,点线分明,美得恰似一副典雅清新的油画。

等到花苞长到半寸大小,外面裹着的那一层毛茸茸的外壳,在日渐和暖的春风中炸裂开来,落在地面后,花朵便绽放开来。

玉兰花开的时候,花瓣白光耀眼,朵朵向上,神采奕奕,像一位傲然卓立的女子,擎举起一盏盏明灯。

珍贵高洁的玉兰,因树形高大、花朵芳香,自古就受人们喜爱,常被栽种在庭院堂前,作为观赏树种,因此它也得名玉堂春、望春风。多次出现在屈原的《楚辞》里,并被无数诗人词家歌颂赞美。

在我办公楼下的园子里,也有几株玉兰。我常常在伏案疲累的工作间隙,散步到那里去看望她们,日复一日地等待着,有一天风暖花开。

春天的中午,和新调来的同事一起,在职工食堂就餐完毕,散步走到园子里,我指给她看那株高大的玉兰,她说,她家门口那条街上,栽种的都是这样的花。

我脱口说出街名,她有些惊讶地问:“你不在那一片住,怎么这么熟悉?”

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因为我的思绪,又独自沉浸在了我私有的甜蜜记忆里。

21岁那年,我读大四,春节过后一开学,系里分配我到一家单位实习。

那时,那条小街刚刚修好,毗临中央公园的广场,从校园出来,沿护城河往西走一段路,便可以顺着安静少人的新街,一直通到南边尽头处我的实习单位。

起初街道的两边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,到了三月初植树节的时候,园林绿化的工人们,在路的两边,每隔几米就挖一个土坑,又运来了一棵棵细细的光秃秃的小树,小树的根部,还包裹着一坨坨圆盘形的泥疙瘩,那些母土保护着树苗,从远处被运到城市。

在早春料峭的风里,那些小树苗被依次整齐栽种在路边。看不出是什么树种,也不知道会长成什么样子。

但很快,树木就复苏发芽了,长出了一片片翠绿的树叶子,在和煦的阳光下,像柔软的手掌招摇着。

我在实习单位也结识了好几位良师益友。其中有个前辈,比我大好几岁,家在城东居住。傍晚下班时,我和另外两个男同学,到车棚里推自行车的时候,常常遇见他,于是大家便一起结伴同行。

那两个男生总是骑得飞快,急匆匆往学校奔去。留下我和前辈一起,骑着自行车,不紧不慢地并肩前行。

我们行过一棵棵新栽的玉兰树苗,行过一团团绿云般的小小树荫,凉爽的风吹拂着我的长头发,也吹送来他一路讲给我听的、让我欢喜开心的、随风而逝的、如今我也早已忘记了的话。

利澳国际后来想想才明白,那时的他,是绕着远路,和我们一起下班走回学校和家的啊。

还记得那年六月,毕业离校前的一天傍晚,他来到学校,出现在我的窗前。

当宿管阿姨在广播里喊着我的名字,说楼下有人找我时,利澳国际我从三楼的宿舍窗口探头望出去,看见他正安静地站在楼下小花园前。我惊喜地对他挥动着手臂,他羞涩地冲我笑着,于是我飞奔着跑下楼,跑到他的身边。

他陪着我去了阅览室,在那里,他像变魔术一样,将一个小小的纸袋子递到我的手上。

我打开袋子,是一个用礼品纸包起来的、上面打着一个美丽蝴蝶结的正方形小盒子。

他笑着示意我打开看看,我小心翼翼地拆开层层包装,是一个精致的粉色八音盒。

那是他送我的毕业礼物。

每当我拧紧八音盒右侧的发条,随着悦耳动听的音乐声响起,盒子上面站着的那个身穿芭蕾纱裙、会轻盈旋转的小人儿,便开始翩然起舞。他陪着我一起在玉兰树下穿越而过的那些美妙往昔,便再一次重现眼前。

我在宿舍床头边,珍藏着那个八音盒。宿舍里恋爱经验最丰富的高个美女问我,你是不是恋爱了?我说没有呀。她不信,笑着追问我:“送你八音盒的那个男的,是谁呀?他一定很喜欢你。”

我没有承认。但或许承认不承认,都瞒不过别人,因为爱情一旦来了,藏是藏不住的。

情窦初开的我,怎会不喜欢他呢?他善良正直,又儒雅博学。

但我清楚,我们对于彼此,都只能是无望的暗恋,我也必须让理智战胜自己的情感,不能让它泛滥成灾,伤害对方、殃及无辜。

爱是节制,喜欢才放肆。我和他,都没有逾越冒失。

7月到了,我毕业分配留在了这个城市,不久开始恋爱。

有一天中午,他和同事来单位找我,说是在附近出公差办事路过这里,顺便来看看我。

我打电话叫来了男友,利澳国际一起请他和同事吃了午饭。我看到他的眼里,闪过一丝落寞,然后便是满满的祝福。

后来,我们虽然不常见面,但那份发乎情止于礼的友谊,一直保持了三十多年,我相信,它还将一直保持下去。

我们从来没有谈论过,关于爱的话题,宁愿守护着心中的纯真和默契,宁可在黑暗孤单的夜里,将思念写成无邪的诗句。这份美好而持久的感情,全是因为当初,我们一路上经过的那些美丽的玉兰树。

此后年年,冬去春暖,每当抬头又见玉兰花开,从前青春的美好记忆,便又浮现在眼前。

有时候,我爱你,却和你无关。

玉兰花开时,芬芳粲然,异常惊艳,但它的花期十分短暂,凋落时饱满的叶片,从高空中纷纷坠落,似敢爱敢恨、决绝刚烈的尤三姐,又宛若天女散花,迎风吹送,非常可爱。

我常想,或许有一种爱,不能朝夕相伴,却可以永远清新如初见;或许有一种爱,是盛开的热烈,也是离去的决绝;或许有一种爱,是一颗心唤醒另一颗心的力量,更是年年岁岁的守望,不会落空的期待。

或许,好久不见的他,利澳国际也曾独自徘徊在玉兰树下,也会读懂明朱曰藩的《感辛夷花曲》,昨日辛夷开,今朝辛夷落。多情不改年年色,千古芳心持赠君。祝福你春天快乐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7 www.qheq.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