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一生有多少次候车

2019-04-14 13:14 作者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一生有多少次候车,恐怕没有人能说清楚。三十多年前的那次候车,却从来未曾在我的记忆中抹去过。那时,我与妻子都在漳州部队农场锻炼,这是入队一年多来的第一次放假,时间是元旦的前一天放假,元旦的第二天还队。部队的纪律是严格的,平时我们至漳州市里,都得请假,而且只能轮流着去;就是这次放假,也不是谁都能回去,还留一部分人在连队里。连队知道我和我妻子的恋爱关系,把我们两个人都放了假。说恋爱,其实我俩尚未正式说过一次话,只不过是在连队的支持下,我俩通过同学传了几次信。

临行时我对妻子悄悄说:你在漳州车站等候我。我说这话时,妻子正蹲在他们女生宿舍前的操场上埋头做着什么,我认定她是听到的,便不强求她的回应。我们分坐不同的车,她与她的女伴同行,我与我的男伴一起走。我至漳州车站,却不见妻子的踪影。她会不会在哪个角落等候着我?我四处寻找,不见其踪影。往厦门的车已经开走了!说不定她坐第二班车?那我就等候第二班车吧!第二班车也寻觅不到她的踪影。我急死了!她上哪儿去呢?如若她在哪儿候着我,我却乘车走了,岂不太内疚?而如若她先头走了呢,我岂不在这儿瞎等?我心急如焚,徘徊不定,犹豫不决;一急之下,真想倒返农场看个究竟。

幸好没有倒回农场,如若倒回农场,我们的姻缘就从此了断了!因为自那次放假后,直到分配,部队就再也没有放过假。我们什么都没有谈,此后又怎么要求分配在一起?!而且,返回农场,首长和同学问你怎么返回呢?你要怎么回答?妻子也会当我是傻瓜一个,怎么肯嫁给我呢?……

太阳快落山了!我决定在车站等候到底。这时候的漳州车站,在我的眼前荒漠一片,我仿佛走在沙漠瀚海里,充溢着踌躇、不安与郁闷,于是漫不经心地走向街道。街灯已经亮了起来,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。今夜在哪里过夜呢?那住旅舍是需要证明的,我没有想在漳州过夜,也就没有向连队打证明。怎么办?正当我艰难痛苦时,从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清泉——”我回头一望,是同农场的某某同学。我高兴极了!总算有个熟悉的同伴,心安多了!他告诉我,他有个亲戚在漳州,邀我今夜在那里过夜,我喜出望外地答应了!我庆幸自己遇到了好运!

第二天上午,我按妻子事先提供给我的住址,找到了妻子她家。后来妻子告诉我,那一夜,她没有睡好,自然,我更没有睡好。妻说,或许是心存内疚,所以一见到我,特别高兴。是的,我也觉得妻子初次与我见面时就对我特好,以至于我俩之间的恋爱关系在那天就确定下来。

四十多个年头过去了,我从年轻人成了两鬓霜花的老人,我们的国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人们的交通出行、通信联络,不仅方式多样,而且十分便捷。不用说从漳州到厦门,就是从再远的地方,也只需动动手指,按几个键,就可以通话。想起这些,我们内心更加感激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的福祉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7 www.qheq.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