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无尽感慨

2019-04-14 14:01 作者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第一次来黑河,不是旅游,而是出差,能在工作之余,在多做些闲情雅致的趣事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

 

早就听说黑河是一座边贸城市,是中俄边境的交界处,以黑龙江为分界线,仅仅一江之隔,就能在此岸领略彼岸异国的生活起居。

 

想不到眼前看到的就是黑龙江流域,还在封江状态,江边的行人非常稀少,一个以省份命名的江却比我们松花江逊色了太多,一眼就能望见对面的俄罗斯,但建筑明显中国风,以至于我怀疑对面是否是真的俄罗斯,我还特意百度地图了一下。

 

正好有位70多岁的老人在前面锻炼身体,虽然是奶奶辈了,但我还是愿意称呼她为大娘,于是我过去招呼:

大娘,您好,请问这对面是俄罗斯么??

 

老人上下打量我一番后,略带低沉的回答:是,是俄罗斯,稍稍停顿了一下继续说:但都是我们中国的土地,他们侵占了我们46个屯,要不回来了,已经要不回来了!!

 

看老人如此语重心长,必是对这段历史有更深刻的理解。本着求教的态度,我也略带感伤到:是啊,听说俄罗斯当年侵占了我们不少土地啊!

 

老人:相当于现在的半个中国这么大,都让俄罗斯掠夺了,这儿的老一辈人都知道,前面有个历史博物馆,里面有史料,当年死了很多很多中国人,很多死尸都堆到了江里,把中国人都赶到了这边!!

 

最近正好刚看完余华的活着,对中国解放前后的历史有很多感触,正苦于身边没有求证的人,看着眼前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,我心中一亮!

 

接着老人的话,我开始侃侃而谈我所耳语目染的中国近代史,苏联解体前的侵略,苏联解体后,在从苏联转到中国,从红军起初,南昌起义失败,毛主席回井冈山开始农民武装等等一系列,到最后解放全中国,跟这位大娘交谈了很久,老人很热情,每一段历史,他都有自己独有的感触!我觉得我遇见了对的人。

 

解放前的战争她没能赶上,但是解放后的一切,这位大娘全部都经历了,跟富贵一样,正是大跃进、青年下乡、饥荒、文革等等历史变革的见证者也是参与者。

 

从交谈中得知,大娘原来当过红卫兵,下过乡后来转业,也跟我生动的描述了当年的灾荒,饿死了很多人,还有他们小时候的苦日子,光着脚去上学,(当时我看活着这本小说里,有庆,光着脚跑几十公里上学,我还认为余华在夸张,看来是我太年轻了)

 

大娘在叙述中,总会不自觉的带一句,我怎么跟我儿子他们说,他们都不懂,都不信!都觉得我在夸张!

 

但我相信,我的这份虔诚,老人一定能够感受得到,我相信那段历史,也喜欢倾听她诉说那段往事,聊了得有2个多钟头,真的聊了太多太多,多到我都没办法一一阐述。

 

很多疑惑的问题,我都从大娘身上得到了求证,比方说大娘在文革时期当过红卫兵,我就半开玩笑的说:从书上看到的,当年的红卫兵,冤死了不少好人,给人扣上一定走资派的帽子,就各种游行。大娘也不回避,也承认,说当年有很多人利用文革来开启自己的私人报复,他说死的人,很多都是自己被羞辱,感觉太丢人,活不下去了(这让我想起了活着里的春生)。在谈到抓壮丁,我说当时有么,随便大马路上看见,就拿枪逼着你去拉大炮,老人也说确实如此,她又通过这件事反思当年文革时期,翻很多人的旧账,看成分是不对的,因为有很多人是迫不得已,确实是冤死了很多人。

 

大娘也抱怨现在的网络舆论:现在的年轻人养4个老人说负担重,说老人是累赘,没有当年老一辈的付出,怎么会有现在,你们年轻人生下来就顷现成的!也说自己现在身体不好,有脑梗,但却丝毫看不出来,我也随即说了很多大娘气色很好,黑河空气很好,适合锻炼的这些话语,想安抚老人对疾病的恐慌,但是临走前,老人说了 两遍,中国未来啥样我是看不见了,我就只能等着死了。

 

我赶紧随机安抚一句,但老人又说了一句,我只能等着死了!

 

我没敢去对视老人的眼神,无尽感慨…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7 www.qheq.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